【TAG】自創 / 短篇


  晚風徐吹,烏雀振翅。說是夜闌--這七月中的深夜正宜人,一反燠熱的白晝,正適合喝杯溫奶茶--人?人卻不靜。

  一名中年男子拔足於暗巷中,逃竄。
  該不是遇見搶匪了吧。也真夠愚笨,挑了個看似身強體壯的肥羊下手。
  噢,不,這麼說來似又不妥。
  男子拐了個彎進入更窄的巷內,稍稍倚牆歇會兒。從口袋中摸出手帕拭去頭頂多於毛髮的汗珠,右手將公事包輕放於腳邊--比起他那大的連廂型車駛過也蓋不住的喘息聲,可輕多了。
  看來這男人是外強中乾,原來非體壯,而是中年發福。
 
  「大叔,哪有小老鼠不躲老鼠洞。還是你累,不想玩了?」總覺這聲是從從上傳下,男子以為他幻了聽,連忙四下張望。
  「在這裡,這、裡。」最後兩聲還特地用腳跺步,男子方驚覺屋頂上端的人影。
 
  夜燈灑落,獵人的面貌映照於獵物的瞳孔。
  面容姣好,朱脣皓齒,洋娃兒大眼,骨碌骨碌地轉。惟那灰藍眼瞳看去無光,更添了幾分冰冷。及肩髮絲隨風擺盪,於微明下,淡藍看似透了光。就如此瞻望半晌,男子未警覺少女握著槍的左手上了膛。
 
  「砰!」眼前劃過一道水平軌跡,聞此聲,男人緊閉眼。
  「咦?」然而並未倒地,甚至令人驚異的不感到痛楚。再抬頭,屋上的獵人已不見影。男子停了片刻,對於這意外的結果感到不解,也竊喜自己的好運。左手正拭上汗水,卻,此次更加駭人的,胸口劇烈的疼痛。
  似乎有什麼蠢動著掙扎著要從中脹裂的劇痛。用著僅存的一點力氣低下頭,還來不及張口喊叫,下一瞬間,心臟位置冒出的百步蛇頭炸裂,軀體化為灰燼,只留下空洞而無眼球的頭顱,滾入沒有街燈照耀的角落,張大的口朝上,似是無聲表達連屍骨也恐找不著的悲憤。
 
  空洞的雙眼,節肢動物門多足綱的他們,爬出。
 
-
 
噢對不起各位我真是太噁心了。
其實這篇原本該是「158 死神」,不過寫著寫著突發奇想讓這中年禿頭男子死的慘烈。
果真是夠慘了:中年發福+禿頭+死得粉身碎骨+眼球不見+蟲子亂爬在眼窩
對不起啦Q^Q,讓大家覺得很不蘇湖

同繪文總算是費盡千辛萬苦的完成了一篇呢,雖然這第一篇真是讓人不予置評
嗯是說連我也不想看他第二次,校稿的時候好難過好痛苦(啥鬼)。
於是,真的要說,
這是我創作以來第一次這麼短這麼無意義(這句有待商榷XD)這麼噁(這是真的|||)。

真的很對不起(ˊˋ),我會回去好好精進自己的,當然還有清洗我的腦袋(爆)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eegee 的頭像
leegee

 殤

leeg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