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TAG】同人 / 家庭教師 / DH


  自由的鳥沒有牢籠,欲停則停,欲飛則飛。不願被關住,也不能。無拘的鳥未曾被馴養,因此不懂留駐的觸感,指尖的溫暖。
  雲朵亦如是。

  男子一直相信這就是自己姓氏的意義。


  人類總是期望羈絆,然而雲雀恭彌不是。這點他自己清楚,在身旁酣睡的男人更清楚。手順著對方的金髮梳下,停在頰旁,將臉湊近對方,在唇上輕啄。接著雲雀恭彌起身,穿上衣服。
  「就這樣嗎?恭彌你又要離開了?」很明顯方才在裝睡的男子開口。
  孤傲的雲形體不定,行蹤亦成謎。未曾敞開的心扉緊掩,直到他遇見了凡是直來直往的迪諾加百羅涅。
  至此雲雀恭彌才發現自己內心較一般人更廣更深的黑洞,那是名為「貪婪」且無法被填滿的欲望濃縮。雖然他寧願將這當作是對方死纏爛打而導致的後遺症。
  然而第一次他卻步了。
  只能於每次見面後藉由酒精的催化讓自己陷得更深,讓「彼此」陷的更深。在互相索求的高漲後留下的是什麼。儘管他們都了解,卻也從未說出口。
  「我愛你」,就是束縛就是承諾。而他們鮮少給予對方承諾。

  「恭彌,什麼時候才能再見面呢?」
  「雲豆…很喜歡上次的食物。下次再拿來。」
  從無到有的進步百分比,是無限大。

  「恭彌、恭彌,希望你能像雲那樣悠遊,像鳥一樣自在。不過最希望的,還是你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天空。這就是『雲』『雀』呢。」母親的呢喃在耳邊響起。
  雲與鳥,最終找到了他們的天。雖然那並非藍天。

-

又是一篇凌晨兩點之下的作品 w
感謝耐心看完到最後的各位

這篇寫了很久,並且十分不順
不過因為還是想要挑戰DH所以咬緊牙關死命寫到最後
也因此看不懂我在寫什麼的人不要緊喔
連我自己也不太懂(被打死
凌晨兩點之下的腦袋運作和平時不太一樣 XD

不過其實我想表達的是苦戀
在苦什麼卻寫得不明不白的
真的很對不起 OTZ
對我來說很困難的是阿雀的個性
很難抓到適合用來形容他的語彙
但是今後我還是會繼續練習的呦

再度謝謝大家忍受著眼睛脫窗之苦將他看完
不介意的話請留下迴響給我些建議 :-)

創作者介紹

 殤

leeg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